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在悬崖沏一壶茶。。。

温热前世的牵挂。。。

 
 
 

日志

 
 
关于我

我的中文姓名叫——载道扬。 我的非中文姓名叫——Leonardo Anatole Z Young Hsueh。 阿凡提的驴。 阿拉丁的灯。 阿里巴巴的马尔基娜。

网易考拉推荐

生日可以快乐,也可以不快乐,它只是种选择。  

2011-05-06 06:55:16|  分类: 苟生暂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来,4月6号,从杜塞出发回来,一个月后,我出生了,按耶稣纪元。

我的出生并不能带给我什么快乐与不快乐的感受,我刚刚出生,还没有可自由支配的自己的复杂感受。并且,我的出生只是地球上多出的一个生命体,和一颗白菜或者一只蛤蟆没有区别。

但与之相反的,我的出生却带给另一个我的出处的生命体以极大的快乐与不快乐的感受。

她拥有可以感受这种感受的思想和心理,她不只是一颗白菜或一只蛤蟆了,她有了复杂的思维,她的身体被撕裂,她痛苦着,但是她又极大的期待着痛苦过后或许可以带给她极大快乐的幸福感的另一个相似的生命体。

这之后的每一次对它的我的度过,我都更模模糊糊的越来越拥有了那种经过它时复杂的感受——生日——快乐,或是不快乐。

有些次,是快乐,有些次,是不快乐。但总会是二者择一的。

那些快乐的次,大概的情况是,家人都在一起,或许还有一些礼物,还有蛋糕,还有姥爷做好的一大桌子好吃的,还有哥哥和我一起吹灯拔蜡,还有寥寥无几的记得的同学朋友祝福和礼物。应该是快乐的吧,至少对于当时的我来说。

那些不快乐的次,应该毕竟算是少数一点,但也更让人尴尬、难堪、不适、和刻骨铭心一点。家人不在了一起,姥爷在医院或者连医院里也找不到他了,没有蛋糕,没有礼物或者有带着痛彻感情的礼物,也可能有一大桌子好吃的,不管是舅舅做的,或者还是爸爸做的,但是可能都吃不太下去,因为,根据科学理论来说,人在产生不适的状态时,血液和精力都用在了缓解不适或者做为缓解不适行动的准备上了,对消化系统所需要的能量供应就少了很多很多,于是,消化不好就吃不下去一桌子的好吃的了。走在丁子路口,向左是回家向右是回家,和选择生日快与不快乐相比,这个是要难了一点点,向左也是生日不敢快乐,向右也是生日不能快乐,向左是饮泣,向右是咤吼。连蹲下来不走或者往回走也都是不快乐的。

后来的那些次,又快乐了一点,有朋友,有朋友,还有朋友。远离了家,远离了左右,也可以自己过给自己这个对自己来说无意义的日子了。又有了蛋糕,还有了真挚笑脸,有了祝福,又有人一起吹灯拔蜡了,还有了歌声和曲子歌词。仿佛童年的无虑回来了一点点,让我短短意淫一下并草草结束了。


如今,我终于可以不再需要选择,我可以快乐,也可以不快乐,我可以在这一天选择快与不快乐,也可以不选它们,悄悄度过后,或者换一天去选它们。我可以尝试遗忘,但我的出处总是不停的提醒我,那是不能遗忘的,或者那对于她来说是不能遗忘的吧。可对我来说,我终于又可以做回第一次的那次没有复杂感受的我了,我不会再想要神磨劳神子的感受了,我选择忘了它。

我唯一需要选择性记忆它的理由是,这对我无意义的一天带给了我的出处的那个人强烈的感受。不过我却也总是在每一次都带给她这样双份儿的感受,我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我只要选择给她每一次的这一天快乐的那份就够了,就够了,尽量别再做撕裂她的事了,不做了。这个我有权选择的。

祝妈妈选择生的是我而快乐,祝爸妈生我快乐。


夏天到了,因为我选择立夏的这天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